遊記, 旅遊日記

【外遊登山】我的第一座日本百名山 — 「燒岳」

燒岳位於長野縣與岐阜縣交界,是飛驒山脈中的一座活火山,亦是日本百名山之一。由於2017年燒岳曾有小規模的氣體噴發,屬近年較活躍的火山之一,我們估計遊人不會太多,而且登山可以一日內完成,所以我們把燒岳當作再挑戰富士山前的最後熱身。

我行的第一座日本百名山其實並非今次要爬的燒岳,正確來說是上一年9月去的富士山,但因為上年登山遇上颱風的關係,最終我們無法登上富士山的山頂,所以燒岳便順理成章地變成了我的第一座成功登頂的日本百名山。 

在大正池欣賞燒岳

甚麼是「日本百名山」?

《日本百名山》是日本登山家及小說作家深田久彌於1964年出版的著作,他精選了一百座日本山峰,並以每座山峰為題寫下了一百篇隨筆。後來,這一百座山峰成為了登山客的遊覽勝地,亦有人把挑戰這一百座山峰定為人生目標之一。另外,「日本百名山」與台灣的百岳不同,台灣是根據山峰的高度而決定是否被列為「台灣百岳」的。

燒岳的登山口有兩個,一個在新中之湯口,另一個則在上高地。由於上高地只會在每年4月至11月開放,而且這段期間會禁止私家車進入,所以登山後若不想走回頭路便要好好計劃路線。譬如像我們一樣是租車自駕來的,只可以選擇在新中之湯或中之湯溫泉旅館的停車場泊車,然後步行約30-40分鐘下山到中之湯站乘巴士去上高地作起點。

大正池

漫步梓川河畔

1915年,燒岳爆發後令沙石堵塞了梓川而形成了一個堰塞湖,這個堰塞湖正正是我們今天的起步點「大正池」。

我們坐上前往上高地的巴士,在大正池站下車遊覽。在大正池舉目仰望將要攀登的燒岳,接著沿梓川步道遊覽,然後走到著名的河童橋才折返至燒岳的登山口。

河童橋的景色
穗高連峰

登山口在近穗高橋那邊,附近有一塊Weston石碑是紀念英國傳教士Walter Weston而建的。Walter Weston把西式登山活動帶來上高地,更讓「日本阿爾卑斯山」這個美譽普及到世界各地。

Weston紀念碑
燒岳登山口

離開穗高橋後,我們開始登山的旅程。初段山路是在森林區內,路線算很清晰,而且登山的高度不多,不太難應付。

初時的林道

但上升了約二百米的高度之後,難度開始稍稍增加,要攀石級、爬梯子、走陡坡。

說到爬山梯子,其實在日本爬山很常見,以前看過日本的爬山相片會覺得在山上爬梯子很危險,但試爬過後又覺得很安全而且很有趣。

輕鬆走過梯子
高山植物

到了1,900米高度之後,是爬梯子多過走山路。我們爬得越高,看見的風景越優美。途中回望山下的大正池都已經變得很細小,燒岳的峭壁岩稜也從雲霧之間漸露在我們眼前。

回望山下的大正池
登山途中窺探燒岳

快到燒岳小屋前還有一段設置了三條梯子的直崖要爬,我們只好輪流爬上去,避免萬一失手,尾隨的會隨時遭殃。過了這段長梯子,再走一段山坡,很快變會走到燒岳小屋。

最後一段登山梯子

我們在小屋買了補充飲料,然後在小屋前的餐桌上享用了帶來的便當。在我們享用午餐之時,突然天色昏暗,雲霧風湧而來,像要催促我們要趕路一樣。我們只好乖乖就範,穿起了風褸,又繼續登山的旅途。

終於走到燒岳小屋
補給品都很齊存

四周被濃霧所掩蓋,燒岳山頂也消失不見了。幸好,路線還是很清晰,在肉眼看得見的範圍內,總會有一些「O」或「X」的標記,提示大家正確路線的方向。

登頂前是一段是約三百米高度的碎石坡,眼見走下來的登山客都有跣倒,所以我們也走得非常小心。山上濃霧令到四周都看不清楚,兩旁說不定已經是懸崖。越走近山頂,硫磺味道越是強烈,偶然還會發現有煙從硫磺石隙中冒出來,味道很嗆鼻。

石隙冒出了琉磺味的煙

我們緩緩地爬上了山頂,我的雙腿也開始在發抖。今天我們要爬的那個山頂是燒岳的北峰,高度只有2,444米,比南面的主峰少了十米左右,但因為主峰被禁止進入,北峰成為了我們今天的登頂目標。

在灰濛濛的山頂,什麼火山口和火山湖,我們通通看不見,所以我們並沒有在山頂逗留太長,拍幾張照片留個紀念便匆匆下山離開。

濃霧籠罩

下山回去中之湯的路不算難走,比上山碎石坡易走得多,我們還在途中發現未溶雪的小山谷,最令人驚喜。我們見雲霧稍散,帶了上山的航拍機終於可以大派用場。拍攝完後,我們又急急走下山去,到達新中之湯口時已經是當地的傍晚六點多,我們總算在入黑前完成了行程。回去酒店休息後,大家的雙腳都有點酸痛,但我們後日還要登上富士山頂,真令人擔心。

往中之湯方向下山
積雪
回到新中之湯的停車場

~後感 ~

如果+30分鐘

今次我計劃的登山行程有點小失誤,原來中之湯的巴士站並非在中之湯溫泉旅館的山上,最後我們要一起跑下山趕巴士,但結果還是追不上。我在想,如果+30分鐘,大家追得上早一班巴士,可以多一點時間遊覽上高地;如果+30分鐘,大家不會在山頂食雲霧,又不用急急腳趕下山。根據我經驗所得,若要計劃海外的登山行程,一定要預計得比平時在香港行山寬鬆一點較好,因為在外地登山常會遇上自己沒法計算到的事情發生。如果每次能夠預多30分鐘,萬一行程上有甚麼擔誤了,也不會影響餘下的旅程吧。

我的第一座日本名山

2014年,我遊覽上高地時,已經很期望有一日可以爬爬這邊的飛驒山脈。五年後,我終於完成攀登飛驒山脈之一的「燒岳」,更成為了我第一座成功登頂的日本百名山,真是非常值得紀念。

登山日期: 2019年7月8日

(撰文、攝影: 星行跡)

Total distance: 15.52 km
Max elevation: 2395 m
Min elevation: 1493 m
Total climbing: 1035 m
Total descent: -984 m
Download 下載路線

詳細資訊: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我和富士山有一個約會》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