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專訪】《以山會友#序》隨我行訪問FolloMe


friendmount-001

【本集內容簡介】: 《隨我行FolloMe》2015年成立,是香港一個民間行山團體,自己建立了行山資訊網站和Youtube頻道去介紹香港風景和路線資訊。今年他們嘗試新的挑戰,用心製作了一個山系節目《以山會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構思呢?

問題#1 點解你們會成立《隨我行》 ?

Admond: 主要原因是因為看見姪兒出生。他出生後,在我家湊大,看見他長大開始,漸漸覺得自己有責任留些東西給他。而我自己最喜愛行山,一直以來拍了很多照片,去了很多地方,所以希望可以寫一些介紹或遊記, 希望可以記錄低,然後留給下一代的人去知道。同時,因為成立的日子久了,開始覺得自己有個責任去呼籲更多人去愛護大自然。

Terry: 當初成立《隨我行》是因為我嬸嬸。她本身好熱愛行山,由於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容許她繼續行,但她仍然很喜歡留意郊野風景及有關資訊,所以推動了我成立《隨我行》和她分享我們的喜悅。同時,亦希望把我們寫的資訊分享給一些因為較年長或體力不足以應付行山的朋友,讓他們有機會認識香港的風景。

friendmount-002

問題#2 點解你們鐘意行山?

Witman: 要由初中參加了男童軍開始說起,那時候我們會定期去香港不同的行山徑行山,自此以後,就慢慢開始喜歡行山。行山其實有很多好處,不但可以強身健體,而且行山是免費娛樂。當你行一些比較辛苦的行山徑時,既可以鍛鍊意志,又可以出一身汗,當你到達目的地,看見那個美麗的風景,便會覺得即使路途多辛苦都是值得的,其它的活動是很難媲美得到。

Terry: 平時上班工作,會覺得日常工作生活好沉悶,煩囂的環境會令人覺得壓力很大。行山可以令我沉澱心情,遠離煩囂,盡情呼吸,看風景,疲勞便可以一掃而空。行山又可以當作運動,所以我非常享受行山。

friendmount-003

問題#3 在香港行山有什麼特別之處?

Witman: 香港行山最特別之處,就是大部分的山都離市區好近,通常只要一個多小時便可以由市區去到山腳位置,而且大部分山徑都都比較易行。大家只要預備多些水同食物,規劃好路線,相約三五知己,便可以立即動身起行

friendmount-004

問題#4 在山上航拍有什麼竅門? 剪輯一套影片要幾長時間?

friendmount-005

Terry: 關於航拍,首先我會在出發前一定會去看當日的天氣、主要留意風力,如果太大風,可能會考慮不去航拍。其次就要實地去觀察環境,找一個充足空間去起飛。我們還會找多幾個起飛點,務求架航拍機不需要飛太遠,拍攝時就會得心應手。拍攝期間,我會盡量令套片多一點變化,會做不同動作,用不同的角度和距離去拍攝景物,所以我們走到目標景物的所在位置,在清楚目視的情況下進行拍攝。另外,每次做單一個飛行動作,都會做長少少,預留多點空間去剪輯影片。

Admond: 通常我們會兩個人或以上去航拍,一位負責控機,一位負責觀察,這樣做較為安全。控機那位可以專心做想拍攝的動作,而另一位則可以觀察周圍的環境變化。關於剪片方面,我會看過一次所有材料,包括相片、航拍片及縮時影片等等,之後去找適合的音樂才去剪,通常只需要用一至兩日時間便可以剪好一套片。

friendmount-006

問題#5 那一次行山的經歷最深刻?

Terry: 最深刻通常都是最艱苦的。行得艱苦的經驗都有幾次,不過要數最深刻的,便是第一次成功登上蚺蛇尖,好像已經是2009年的事了。記得第一次登蚺蛇尖,因為比預計的時間遲了才到達蚺蛇坳,在登頂中途有山友勸告我們撤退,令當時本來已想放棄的我下不了決心再上山。那次登山失敗的經驗後,我感到非常後悔,跟自己說如果有第二次,一定要預備好。於是隔年的一月,我與Admond和Witman再次嘗試登上蚺蛇尖,過程雖然好辛苦,但最終還是完成目標,成功登頂,那種如釋重負,一吐烏氣的感覺至今仍然記得。

Witman: 我最深刻的一次行山經驗是多年前參加了HKAYP香港青年獎勵計劃,記得那一次我們要負責做Support Team,由於其他隊伍比預期遲了到達Check Point,我和Admond要幫忙在晚上大約12:00登上(爬上)西貢的大金鐘山頂回收活動剩餘物資。那夜天色很清,抬頭滿佈星星,獵戶座好像離我們很近,在香港嚴重的光害污染下,可以欣賞到這樣的星空,真是十分難忘。

Admond: 我和Witman那一次夜登大金鐘的而且確非常難忘,登頂時,我和隊友們擁抱的一刻,至今仍銘記於心。但要說到我最難忘一次,我還是要選擇第一次登上鳳凰山,這次上凰凰山目的是為了下一次上鳳凰山觀看日出而先去試行,所以我們選擇下午由昂平出發,然後夜晚在伯公坳落山。因為我們預備了行夜山,亦不敢掉以輕心,帶定了行山仗和頭燈。落山時,我們已經走過最陡峭的一段,但我卻在快到伯公坳的一段較平的山路上扭傷左腳腳踝。最後,我要他們兩個攙扶我才能夠落山,走這最後段小路像是用了很長時間,那種痛的經歷,我一生也不會忘記。

friendmount-007

問題#6 如果香港的郊野風景好快便會全部消失,要你選擇一個地方消失前再去一次,你會選擇那裡?

Terry: 由於我家住沙田,我對望夫石和獅子山比較有情意結,因為望夫石是我第一次行山去的地方,而且望夫石和獅子山望到自己的居所,可以駐足俯瞰自己住的地方,感覺會很特別。

Admond: 我會想去寶馬山紅香爐峰,因為這裡可以看到很美麗的維港景色,而且中學讀書時經常要在這邊跑山。山上面四通八達,還可以經金督馳馬徑行去小時候住的居所,我在這裡留下過不少汗水,所以特別有感情。

Witman: 我會再去麥理浩徑二段,登上蚺蛇尖,因為這是香港最難行的山峰之一。登上山頂可以俯瞰鹹田灣、大灣及東灣,景色優美。麥理浩徑亦被國家地理雜誌選中為全球二十條其中一條夢想行山徑之一,其中我覺得麥理徑第二段景色特別迷人。

friendmount-008

問題#7 點解會構思製作《以山會友》這個節目?

Admond: 因為自從我們成立《隨我行》後,我們認識了很多山友,跟他們會談到近年行山介紹氾濫,有些行山節目或電視台的行山資訊,會比較著重於介紹風景有多美,而忽略了行山的風險及路線的資訊性。然後我便想,既然我們可以揹那麼重的拍攝器材上山,又熱愛行山和郊野,為什麼我們不自己去製作一個行山節目。我們會找一些熱愛行山或者熟悉郊野的人去分享他們的經驗和知識,希望加深大家對行山的了解。

friendmount-009

問題#8 點解個節目叫《以山會友》?

Admond: 因為我覺得近年的行山風氣不健康,網絡上的留言有時太多惡言相對,抱著「食花生等睇戲」的心態亦不在少數。以前行山是一個擴闊視野和廣交朋友的活動來,我希望《以山會友》能夠凝聚多一點正能量,因為我覺得"山界"現在很需要團結。

英文叫"Friendship Mountain",意思是指我們的一生中會認識到不同程度的朋友,就像我們行山一樣,有些人在山腳已經放棄登山,有一些人可能陪你走到山腰或者選擇了第二條路徑登山,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一定是堅持陪你走足全程,登上頂峰的那班朋友。我們希望《以山會友》能代表我們,陪著大家走過這座"Friendship Mountain"的山峰,所以節目名稱《以山會友 Friendship Mountain》別具意義。

題外話,"FM"亦是我們FolloMe的縮寫呢~~~

friendmount-010

本集製作人員名單

旁白: Linda Kwock (特別獻聲)

訪問主持: Alan Hui

錄影及收音: Witman Lee

攝影: Admond Yau

航拍: Terry Sun

美術: Tiffany Chan

後期製作: Admond Yau

節目監製: Admond Yau

*** 特別鳴謝以下單位 ***

  • Zino Ng (設計及製作FolloMe Production Logo)
  • BMS越野跑入門第9期訓練班全體成員 (提供團體相片)
  • 風火山林月刊 (提供團體相片)
  • 驚Hike! (提供團體相片)

《以山會友》第一集 【山的角度 菱角山】內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